誰的「The End」? 《半身相Behalf》中對信仰、身份、劇場的提問與行動
2018/06/01
文 | 藝企網

夏日將至,五月份的親近藝文活動來到依山傍水的秘境—淡水雲門劇場,觀賞驫舞劇場《半身相Behalf》,由臺灣舞者陳武康和泰國舞者皮歇・克朗淳(Pichet Klunchun,以下簡稱皮歇)共同主演,並邀請到現任台北藝術節總監的新加坡舞蹈顧問鄧富權為本劇導聆。鄧富權提到兩位舞者來自不同國家,各有不同學舞經驗,卻都對於「傳承」的主題有所嚮往而相知相識;兩人以「身體的傳統」為主題進行討論與交流,在一次又一次的跨國排練中重新審視自身的傳統,並舞出新意。

《半身相》以長達五分鐘的鋼琴即興演奏作為表演的序曲,在近乎全黑的劇場中,觀眾的感官與想像被放至最大,全場在一片寂靜中,屏息迎接舞者出場;此時,擁有深厚泰國傳統箜舞背景的皮歇,戴著色彩斑斕的金色面具出場,陳武康則靜坐在舞台一旁側望。待皮歇舞畢,輪至陳武康起身走向舞台中央。兩人輪番舞著肢體,互相計時的鈴聲此起彼落;待幾個回合之後,舞台與觀眾席燈霎時全亮,舞者們坐上工作人員搬出的椅子,座談會突然展開。

出生於高雄的陳武康談到自己習舞的歷程與身分認同的困境,從12歲開始學習芭蕾,2001至2013年間在紐約Feld′s Ballet Tech和Peridance跳舞,2004年於台灣共同成立驫舞劇場並擔任總監,2011年開始與不同領域藝術家進行跨界合作。從古典芭蕾開始到跳當代舞蹈,始終不清楚什麼是自己的傳統、自己屬於哪裡,而此次與皮歇的合作演出,是陳武康第一次在作品中尋覓並擁抱傳統。而當皮歇被問及在演出中摘下面具、放在地上踢所代表的涵義時,泰國舞者回應了一道提問:究竟傳統所信仰的是物件本身?還是其他?

座談結束後,認定表演已結束的觀眾們紛紛起身;然而樂聲卻又響起,皮歇再度以箜舞之勢出場,一旁陳武康則拿著麥克風幽默的解說此舞的內涵:「乘坐神鳥的神為什麼會上上下下抖?有風!」解說完箜舞奧秘之後,陳武康挑選了一位觀眾,賦予此人決定演出何時結束的權力。而舞者兩人則開始收拾舞台的布幕,為表演進行最後的收尾。

失去了主導權的兩位舞者漸漸無事可做,開始在場上繞著、跳著,望向那名有著神祕力量的觀眾,此時劇場的演出與觀看的方式也被提問:究竟劇場的觀眾滿足於的是劇情本身?還是有其他可能?無論本劇何時結束,此遊戲在最終演繹了新劇場形式的到來。

半身的演出,必然的不完整,然觀眾如此地沉浸其中。

 


活動花絮

 

 

 

 

春末穀雨,竹北客家文化之旅
2018.04.24
2018 TIFA──《從莫札特到百老匯》
2018.03.19